您当前的位置:资讯联播  >  食品/酒饮
农产品直播带货能“带”来多大想象空间?
2020-05-26 17:03 来源:四川日报

  深阅读

  “颜色暗黑、外皮有光泽、个头要大,这样的果子,口感就会很巴适。”5月15日上午,直播时间来到第10分钟,有林学专业背景的罗凌不再拘谨,开始给网友们分享挑选汶川甜樱桃的“秘诀”。

  这不是罗凌第一次走进直播间带货。这位汶川县委副书记,4月24日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完成了第一次直播带货,“代言”汶川著名特产甜樱桃。

  新冠肺炎疫情,催生了新的商业模式和业态。各级领导干部亲自上阵直播带货就是风头最盛者之一。作为农业大省,四川的地方干部纷纷走到镜头前,为本地农特产品寻找销路。这到底有多大想象空间?

  □本报记者 王成栋 罗之飏

  A 销售要靠“带”了

  产量创新高、市场未完全恢复,农产品销售成了大问题

  “只要能打开销路,啥办法都可以尝试。”周晓琴说,能卖出去总比积压强。

  这位省农业农村厅市场与信息处处长这么说,跟去冬今春的农产品产销形势有关。今年一季度,全省蔬菜及食用菌产量936万吨,同比增长4.1%;瓜果产量 9.3 万吨,增长14.4%。

  “产量创新高,以往可以通过打开省外国外市场解决,但今年情况比较特殊。”省农业农村厅特色产业处副处长刘兴万介绍,不少“川字号”农产品的销售范围涵盖西南、全国乃至国外。四川本土也具有极强的消费能力,以甜樱桃为例,年产3万多吨“自产自销”,还需要从省外调入。但在受疫情影响,本省消费和外调数量都不同程度下滑。“农产品的销售和消费还没有完全恢复。”行业监测显示,21个市州城区家禽消费只有常年七成左右。乡村旅游下滑,也影响农产品消费。作为农家乐发源地和旅游大省,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即便假期长于往年,但全省的乡村旅游直接接待游客量、直接收入额均也只有去年的六成左右。

  外销同样遇冷。彭州市蔬菜产销协会会长陈孝建介绍,全川最大的蔬菜外销集散地白庙市场,日发货量只有常年的六成至八成左右,“外地的餐饮企业也没有完全恢复,是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还有脱贫攻坚的硬任务。省社科院相关负责人注意到,农产品直播带货的,数贫困地区领导干部最多。

  B“网红”不是必需的

  有流量才有销量,靠谁来带货?干部直播说话接地气,效果也不错

  “它们吸新鲜空气、饮天然泉水、吃五谷杂粮,造就了高氨基酸、低脂肪、低水分的独特肉质……”3月14日,上镜之前,广元昭化区区长龙兆学将台词改了又改。

  龙兆学推销的是土鸡。当地滞销农产品中,土鸡名气最响、影响农户最大、存货也最多。当地有土鸡养殖户18000余户,存栏各类土鸡340多万羽,其中急需出栏的180日龄以上的合计29.8万羽。

  抓住本地名特优农产品,是农产品直播带货的主要特点。“一般只集中一两个农产品。”作为农产品品牌研究者,四川农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弓伟波注意到,各地领导干部或政府支持的农产品直播带货活动,都不约而同地聚焦某一个农产品,且以当地特色优势农产品为主。从传播学角度来看,这是个明智的选择:一来,该特色优势农产品本身具有一定知名度和消费群体;二来,直播时可以突出重点,避免网友们和带货人注意力分散,从而实现“多带货”。

  怎么“带”,是个问题。

  “到底是和网红一起直播,还是让干部一个人直播?”一位要求匿名的县级宣传部门负责人坦言,5月初县长提出要走进直播间为农产品吆喝,这个问题让她纠结了很久——直播带货的铁律是“有流量才能有销量”。如今,品质好的农产品销售难,县领导出面推介都已不稀奇,难有轰动效应。而能带来更大流量的网红们往往收费不菲,“像我们这样的贫困县,很难拿出大笔经费请他们。”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农产品直播带货,“网红”并非必需的。“其实,领导干部亲自上阵,只要说话接地气、推销方式方法得当,流量和销量不一定会少。”今日头条四川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认为,农产品直播带货具有特殊性和公益性——受益方是农民,很能引起各方共情,“如果涉及贫困户等特殊群体,本身就极具话题和流量,自然就不愁销量。”

  “至于请不请网红,各地可以根据自身的情况来做决策。”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认为,农产品直播带货的目的是打开销路、实现农民增收,而非增添地方负担。

  C怎么带“好”货

  “谁带货、谁负责”,向加工品和优秀区域公用品牌农产品倾斜

  “一只才30多元,巴适得很。”看了广元昭化、剑阁两地县(区)长直播带货视频后,家住成都青羊区的赵勇订购了3只土鸡。他觉得,无论是价格还是质量都很不错。

  也有消费者持不同看法。某次直播带货活动,家住成都市金牛区的李莉买了两箱水果,收货后感到“不值”——两个箱子外包装颜色不一,果子大小和新鲜度参差不齐。几经交涉,发货方表示可以退货。

  像赵勇和李莉一样,消费者对于农产品直播带来的“货”评价不一,且主要集中在品质监管领域。那么,该如何在农产品直播带货中“带好货、带‘好’货”?

  “是个难题。”省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主任林方龙坦言,作为新兴业态的农产品直播带货,很难在短时间完善品质和质量监管。

  林方龙建议,各地领导干部在出镜带货前,应该慎选生产主体、做好品质检测,“最好是选择种养大户、龙头企业作为货源,规模化种养基地一般管理比较规范,货源也很稳定。”

  省农业农村厅和省商务厅也联合拿出了“狠招”和“实招”:明确领导干部在农产品质量领域“谁带货、谁负责”;带货对象向农业加工品倾斜;给出带货优选范围,即全省40个优秀区域公用品牌农产品。

  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认为,明确带货者的责任,其实就是倒逼各级领导干部和业务主管部门优选货源和种类,并强化农产品质量监管,“比如加工厂一般管控都比较严格,优秀区域公用品牌的鲜活农产品一般都是按照一定标准来生产的,质量风险就小得多。”

  D农产品带货之外

  加强“硬件”支撑,目前已有冷链物流设施建设、营销人才培养具体规划

  “除了各级领导干部,我们期待有更多的人走到镜头前,来为农产品站台吆喝。”省农业农村厅市场与信息化处相关负责人认为,这场由各级领导干部开启的农产品直播带货是农产品销售的新模式,也是新业态。

  “农产品直播带货肯定会越来越火,参与方式也会越来越市场化。某种意义上,农产品直播带货其实是农村电商发展的新模式、新契机,考验包括农产品标准化种植、初加工、直播人才、冷链物流等多个环节配套。”省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徐晔认为,如能抓住直播带货的风口,将会给四川农村电商带来意想不到的提升。

  5月11日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宣布,增设“互联网营销师”职业,包括但不限于“直播销售员”工种。4月底,浙江金华出台《网络直播营销专项能力考核规范》,宣布年内以农产品营销为重点,培育1000名优质带货“网红”。

  农业大省四川如何落子?“先把硬件配套好。”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透露,针对疫情发生后的农产品销售难等,我省提出结合“10+3”现代农业体系和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推动建立县(市、区)、市(州)、省三级仓储保鲜冷链物流体系和农产品初加工配套。今年全省新建农产品产地初加工和商品化处理设施设备500座,新增农产品产地初加工能力80万吨,力争农产品就地初加工(分选、检测)率达到60%。年底,全省农产品冷链库容将达760万吨。

  带货“网红”人才培养也开始谋划。此前,省商务厅印发《品质川货直播电商网络流量新高地行动计划(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底,培育10000名“网红”带货达人。

  记者手记

  吆喝声越多越好

  □本报记者 王成栋

  “不看数据,都晓得不太亮眼。但这不重要。”采访过程中,不止一位参与农产品直播带货的领导干部表达类似的观点:自己走到镜头前,能带出去的货不一定很多,但背后的意义更重要——告诉老百姓,大伙都在想办法,困难总会过去。

  的确,与李子柒等带货高手相比,操着“川普”甚至偶尔卡壳的各级领导干部,在直播中的实际销售额,只有前者的零头。但在疫情之下,即便可能“赔本赚吆喝”,但一个个参与其中的地方官,还是为数千万四川老乡发出了声音,搭起了对外的销售桥梁。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作为农业大省,四川主要农产品价格稳定、没有发生明显供给失衡。

  这背后,是无数个“甘于赔本赚吆喝”者,在认真做好每一只土鸡、每一颗樱桃的促销。也因此,这个春天,每一个在镜头前卖力吆喝的人,都值得尊重。

 

0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