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资讯联播  >  地方特产
昔日市场“宠儿”,为啥愁起销路?
2020-03-09 14:38 来源:四川日报

  困境:疫情缓解,但柠檬价格和需求仍持续走低

  原因:省内外柠檬产能经历了一次快速扩张,供需关系已到了逆转的临界点

  解题:应加快布局深加工产能,让鲜果就地转化率维持在一定比例

  “太感谢了,一下卖掉十几吨!”3月8日一早,遂宁市安居区三家镇跃进村,瞅着货车驶出仓库,春源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高长春连连向前来帮忙的安居区商务局工作人员致谢。

  3月初,高长春曾在川报观察求助通道“抱团助农战‘疫’”专区和四川在线问政四川平台求助,请求帮助解决销售难题。随后,线索反馈至当地,在安居区商务局等帮助下,已有6600件(每件2.5公斤)柠檬找到买家。

  不过,高长春的兴奋很快消失:眼下,柠檬价格和需求仍在持续走低。

  据业务主管部门监测,2月中旬以来,随着疫情的逐渐缓解,川内大多鲜活农产品供需逐步恢复,然而柠檬销售形势却并没有明显向好。

  柠檬行情为何一再下探?果农们又该如何扭转局面?

  □本报记者 王成栋 王若晔

  失“宠”的困境

  全省各产区外销普遍受阻,价格跌至每公斤1元

  “订单没有了。”与高长春一样,向川报观察助农战“疫”热线求助的庞干也忧心忡忡。庞干是四川正全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从事柠檬种植七年。

  庞干等不了太久——自家库房有5000吨柠檬鲜果。一旦气温超过20℃,库房就要启动制冷保鲜,每天开支增加上千元。

  这不是个例。安岳县柠檬产业发展中心主任田再泽介绍,作为全省最大的柠檬产区,安岳每年1、2月间销售量在12万吨至15万吨。今年同期,这一数据接近10万吨。

  初步估计,遂宁全市去年秋天以来所产的2.4万吨柠檬中,超四成还未售出。

  比起企业来说,很多柠檬种植散户感受更深,“农药商已催款,但柠檬又卖不出去,快要烂在家中了……”多名种植户在川报观察求助通道求助。

  庞干介绍,目前,遂宁当地的柠檬收购单价为:次等果1元/公斤,优等果2.2元/公斤,为七年来最低。

  “需求不旺,价格自然跌。”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透露,资阳、宜宾等主产区鲜果售价,均为近年来新低。

  加工的缺失

  柠檬面膜原材料来自四川,但从研发到加工全在广东和重庆

  柠檬经销商李建从业已十余年。在他看来,就算没有疫情,柠檬鲜果价格也会经历一轮下跌。理由是:过去六七年间,省内外柠檬产能经历了一次快速扩张,供需关系已经到了逆转的临界点。

  这样的观点,在业务主管部门得到了印证。

  从省内看,省农业农村厅特色产业处的数据显示:至去年底,全省柠檬种植面积为80万亩左右。其中,近五成为近六年新增。

  在安岳县,从2013年至2018年,当地柠檬产量增加近一倍,达到58万吨。

  “柠檬种下去三四年就挂果,五六年进入丰产期。”省农业农村厅特色产业处相关负责人认为,四川柠檬产能峰值还未到来。

  在省外,过去的五六年间,重庆市潼南区柠檬种植面积也提高了近一倍,眼下刚刚进入丰产期。

  川内各产区冷链等配套设施不足让产销失衡的现象加剧。以安岳县为例,当地现有低温储备库约5万平方米,合计库容13万吨,不足年产量的四分之一。

  本土加工能力不足,也是销路不畅的又一因素。“四川柠檬95%以上是销售鲜果。加工企业规模小且品种不多。”省农科院研究员刘建军说,眼下,柠檬加工和新品研发主要在广东等省市——畅销的柠檬面膜,原材料来自四川,但从研发到加工全在广东和重庆。

  破解路径

  租冷库、进商超应急,延长加工链防未来风险

  “太好了。”3月8日下午,安居区一处商场打电话告诉高长春:可出租部分库容存放柠檬。

  租冷库应急,也是省农产品流通协会相关负责人的观点,“有多少库容,各地应摸个底,好帮果农对接租用事宜。”

  多次来四川采购柠檬的印尼泓源达农副产品公司法人代表钟水兴则建议,四川应尽快在主产区加快冷库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全产业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一个冷库动辄上百万元。所以政府最好有个帮扶引导政策。”省社科院相关负责人建议,从省级层面出台倾斜政策,在果农建造冷库用地、融资和补贴方面予以支持。

  “既要应急,还要着眼未来。”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建议,四川应加快布局深加工产能,特别是培育龙头企业,让鲜果就地转化率维持在一定比例。在此基础上,尽量避免与重庆等地的同质竞争。

  四川华通柠檬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峰表示,目前柠檬加工领域还处于开发阶段,“很多方面还是蓝海。”作为川内柠檬产业的巨头,华通柠檬年加工能力也仅四万吨,远未达到引领整个产业的需求。

0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