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资讯联播  >  城市聚焦
施工逼近生态红线?还是公司之间利益纠缠?
农夫山泉被指毁林取水
2020-01-16 16:47 来源:成都商报

  搬来山泉水 毁了一片林?

  1月11日

  强雯在微博举报农夫山泉在武夷山擅自开挖便道、损毁大量原始林木。

  1月12日

  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通报称,农夫山泉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

  1月15日

  武夷山被农夫山泉公司损毁的林地开始恢复生态,周边村镇20多名工人参加植树。

  1月15日

  农夫山泉发布声明称,公司在武夷山的项目合法合规,取水点不在爆料人所经营的大安源景区范围内。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用长时间的宣传让天然水这个概念深入人心,但是近日,随着农夫山泉在武夷山内涉嫌违规施工、毁林取水事件的传播,农夫山泉似乎不再有点甜了。曝光视频显示,大型机械夜间进入林区后,运送了大量施工物料,几位市民上前阻挠,表示此区域为武夷山国家公园红线范围。

  1月15日,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声明称,公司在武夷山的项目合法合规,取水点不在爆料人所经营的大安源景区范围内。

  武夷山官方: 取水点距公园边界50多米

  1月11日,强雯在微博举报农夫山泉在武夷山擅自开挖便道、损毁大量原始林木后,引发网友广泛关注。1月12日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通报称,农夫山泉的取水点不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距离公园边界有50多米。紧邻取水点的林地内毁坏林木修筑的施工便道,修筑时间为2019年10月,当时该区域并未划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2019年12月25日新调入国家公园范围。毁林情况已由武夷山市森林公安部门在2019年11月18日立案调查。

  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表示,武夷山国家公园将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及巡查力度,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的破坏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的行为及时发现、依法处置。

  毁林处正恢复植被

  20多人冒雨植树

  1月14日下午,在武夷山国家公园农夫山泉拟建水坝施工现场,武夷山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1月15日开始将在被毁路段恢复植被,计划栽种桂树。

  1月15日上午,冒着小雨,武夷山被农夫山泉公司损毁的林地开始恢复生态,周边村镇20多名工人参加植树,他们种下了楠木。

  “这次栽完后就不能再被损坏了。”武夷山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现在路已经被开挖掉了,填埋成像山一样是不可能的,把树种下去后过两三年就能恢复成林地了。至于为何把之前的“桂树”更换成楠木,这位负责人说,楠木是珍稀树种,价值比桂树高,桂树只能是观山用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植树期间,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森林公安分局、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负责人也来到了这里。微博举报人强雯的父亲强焕荣也在开挖路段尽头种下了一颗楠木。

  14日,在农夫山泉武夷山拟建取水点附近,该公司生产部人员朱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2017年至今曾不断有村民到施工现场阻挠,没有办法,按照之前进度在今年5月份投入生产,造成经济损失1亿多元。

  值得注意的是,强焕荣所在的公司与农夫山泉存在利益纠纷。他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如后面确认农夫山泉侵权,会依法提起诉讼。

  农夫山泉员工:

  施工受阻挠,工期被耽误

  1月14日下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武夷山市林业局、当地森林公安、公园管理方等执法人员正在调查取证。同时,农夫山泉两名工作人员也在了解相关情况。

  农夫山泉生产部人员朱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作为当地政府的重大招商引资项目,施工过程中频繁受到附近村民阻挠,没办法按照进度在今年5月份投入生产,造成损失1亿多元。

  “这个项目从2017年就开始了,一直受阻做不下去。去年12月份,很多村民介入进来,不知道是哪方面邀请的。”上述负责监督施工进度的朱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公司安排他上来保证现场不出安全事故。

  由于村民阻拦,朱先生称,施工人员也是一直拖着,好几个月没有进展,对公司造成了很大损失。

  “半年下来我们公司损失了1亿多元。”朱先生表示,公司原计划2020年5月份投入生产,现在施工进程执行不下去,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

  对于施工的合法性,朱先生说,“据我了解,我们是通过政府引进的项目,按照合约在这里进行的,政府是做了规划的。我们是通过正常渠道在政府部门这边来组织这个规划,做这个项目的。”

  公开信息显示,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是武夷山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

  强雯的父亲强焕荣则在现场向记者表示,大概在去年10月大型机械进来的时候,他们发现农夫山泉开挖管道导致大量林木遭到破坏,这次也是站在环保的立场上举报。据他勘察,农夫山泉目前毁坏的树木有600多棵。

  值得注意的是,强焕荣所在的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曾多次反映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占用大安源生态旅游区红线内林地土地。强焕荣向记者表示,如后面确认农夫山泉侵权,会依法提起诉讼。

  农夫山泉:

  取水点不在大安源景区范围内

  2020年1月15日,针对武夷山取水工程涉嫌毁林事件,农夫山泉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声明称,公司在武夷山的项目合法合规,取水点不在爆料人所经营的大安源景区范围内;并指称爆料人部分举报图片系摆拍,存在刻意误导的情况,已经固定证据,将提起法律诉讼。

  3大焦点

  焦点1

  是否存在毁林?

  农夫山泉1月15日声明称,由举报人强某某提供的部分树木被砍倒的照片是摆拍。当天,举报人强某某站在被砍倒的树后面拍摄,营造出农夫山泉毁坏珍贵林木的假象。事实上,这棵树离国家森林公园边界直线距离还有300米,同时也不在150米施工便道上。举报人误导媒体与公众,引导舆论向“农夫山泉毁坏国家森林公园林木”方向发展。对此,农夫山泉已现场取证并固定了证据,将会向法院提起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爆料人强雯回应称,“我从来没有说过那些树在国家公园里,我说的是砍伐林地。”

  焦点2

  举报事件是公司纠纷?

  此次声明中,农夫山泉表示,举报事件系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与农夫山泉之间的纠纷。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认为农夫山泉的施工在其景区范围内,且由于农夫山泉取水口位置在泰平洋水上广场上游,取水将会影响其水上漂流项目的营业。但泰平洋水上广场等相关项目本身并未得到武夷山市水利局、自然资源局的审批。

  1月15日,强雯展示了大安源生态旅游项目系列批文的视频,并发送一份项目获批的整理材料。材料显示,2003年7月23日,武夷山市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通过招标取得了武夷山市政府转让的大安源生态旅游项目的开发经营权。同年10月16日,洋庄乡政府与大安源公司签订《关于开发、经营武夷山市大安村大源综合生态农、林旅游项目的合同》,确定了旅游开发范围,洋庄乡政府保证在大安源公司经营服务区内不对外审批影响该区域旅游设施等开发项目。

  焦点3

  是否阻挠施工?

  农夫山泉声明称,2019年10月31日,农夫山泉武夷山取水项目启动施工,11时左右,大安源生态旅游公司董事长强某某等人到现场来阻工。2019年11月26日的一次阻工中,强某某方面开来了一台挖掘机进入施工现场。农夫山泉有员工在此次纠纷中受伤。1月11日,农夫山泉重新进场施工,但强某某及其家属仍然在现场非法阻工。

  强雯则说,“农夫山泉要来到我们合法租用景区内施工,是不是要经过我们的同意?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不让施工很正常。”

  此次,农夫山泉在声明中还引用武夷山市政府于2020年1月10日向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给出的告知书显示,农夫山泉取水口位置以及施工便道均不涉及大安源公司租赁的林地范围之内,与大安源生态旅游公司无关。该文件明确指出大安源生态旅游公司无权干扰农夫山泉正常施工,否则涉嫌扰乱企业生产秩序。(据新京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卢燕飞 武夷山摄影报道

  农夫山泉背后的男人

  天眼查显示,钟睒睒的商业版图包括113家公司,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就有93家。其中注册资本在千万级别的企业有42家,上亿级别的企业有9家。

  隐形富豪钟睒睒浮出水面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不仅名字鲜有人知,甚至很少有人能读对:“睒”音同“闪”,有闪烁的意思。

  比起他名字的“闪烁”,钟睒睒本人要低调得多。但在2020年前后,66岁的钟睒睒却频繁地被推到聚光灯下——2019年最后一天,他旗下公司万泰沧海拿到国产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首个获批书。早年间做过浙江日报记者、种过蘑菇、搞过保健品、卖过饮料……钟睒睒的跨界经历,给他的创业史涂上了一层传奇的色彩。

  做大 农夫山泉两次“水战”抢下市场

  1993年10月,钟睒睒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研制出“养生堂龟鳖丸”,赚得人生的第一个1000万。

  1996年,钟睒睒回到杭州建立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2006年,钟睒睒把公司名改成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

  农夫山泉决定做天然水时,娃哈哈、乐百氏在纯净水领域的两强垄断形势初显。2000年4月,钟睒睒宣称纯净水对健康无益,转而生产天然水。他发起了一连串贬低纯净水的舆论攻势。众多纯净水企业为此联合提交了对农夫山泉“不正当竞争”的申诉。最终,农夫山泉被罚款20万元。

  2007年,农夫山泉盯上康师傅,这一次的话题焦点是“水的酸碱性”。主打“弱碱性水”的农夫山泉借此坐上了水饮市场的头把交椅

  两次“水战”,农夫山泉受益巨大。数据显示,2018年农夫山泉实现净利润高达36.16亿元,盈利能力和规模为国内行业之最。

  危机 农夫山泉陷水质“标准门”

  2013年的“标准门”事件是农夫山泉遇到的致命公关危机之一。

  2013年3月8日,消费者李女士投诉称,其公司购买的多瓶未开封农夫山泉380ml饮用天然水中出现很多黑色不明物。当年3月25日,有网站爆料《农夫山泉丹江口水源地垃圾围城,水质堪忧》,4月,京华时报参与报道。

  农夫山泉在官方微博“激烈”回应,并状告京华时报,索赔2亿元。2017年6月22日,农夫山泉官微发布公告称,已撤销对京华时报的诉讼。

  跨界 HPV疫苗上市注册申请获批

  2019年12月31日,来自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消息,万泰沧海的2价HPV疫苗上市注册申请获批,这也是首家获批的国产HPV疫苗。钟睒睒是万泰沧海的实际控制人。在钟睒睒的国产HPV疫苗获准上市以前,市面上的宫颈癌疫苗产品主要由美国默沙东和英国葛兰素史克两家公司主导。万泰沧海拿到的获准书被视为打破了进口疫苗垄断。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万泰沧海母公司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泰生物”)2019年12月26日万泰生物成功过会。IPO发行后,钟睒睒实际控制的股份比例将不低于75%。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俞瑶 吴丹若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