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府新区  >  白酒/饮料
市场规模估值200亿元——
散酒零售:“一飞冲天”还是“一地鸡毛”
2020-01-09 16:20 来源:四川日报

  “成本不大,利润不高,胜在细水长流。”对于4年前这笔小试一把的投资,店老板老李目前是满意的。在成都生活气息浓郁的外双楠片区,有条路堪称“西部酒业零售第一街”——不到500米长的云影路东侧,有1919、上层酒行、华致酒行、川酒酒仓、快乐酒保……只要是叫得出名头的酒类连锁品牌,在这里都有“一席之地”,而这样的“盛况”在短短两年内就迅速形成了。

  “以云影路这条街为核心,周围一圈共有18家卖酒的店!”老李告诉记者,“在一众装修豪华、气势非凡的旗舰店、品牌店、形象店中,我走的是‘民酒路线’,主要销售散酒,店面装修并不起眼,但生意还可以,有一份不错的收益。”四川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白酒行业不断分化、市场规模扩大而嬗变的新时期,散酒零售这门看似“小小的生意”,全国市场规模估值却至少有200亿元,正在被众多业界人士重新关注,似乎正在上演一场“鸡毛飞上天”的好戏。□本报记者 周显彬

  当垆沽酒 一门由来已久的小生意

  “文君当垆,相如涤器”。散酒零售并不稀奇,甚至可以说是白酒最原始的售卖模式。从古到今,前店后坊的卖酒方式一直都在持续,很多70后甚至还有帮父母“上街打酒”的记忆——一个小孩,左手握零钱,右手拿酒壶,走到店内人头高的柜台前吼一声:“老板,打半斤酒!”然后,只见到老板搓搓手,从一堆容量不同的酒提(也叫酒勺子、酒端子)中选出一个,一探、一提、一翻,熟练倒入酒壶中……

  老李从事散酒销售,干的就是这门古老的行当,只是把这门行当升级换代了一下,用社区品牌店的形式走“民酒路线”,既销售散酒,也销售大厂产品。“在差异化、细分化中,我算是闯出了一条路。”看着周边名酒门店豪华气派的陈列装修,他的笑容低调而自矜,“活下来问题不大。”

  在品牌大行其道的今天,为何散酒销售还有出路?记者了解到,对日常喜欢小酌的人群来说,每天二两,每月五斤,一年60斤,这样的消耗量如果换成200元左右的成品酒,每年花费大概在万元左右。但散酒销售店则提供了一种“惠而不费”的选择,他们认为价廉物美成为了散酒零售最大的优势,也收获了稳定的消费群体。从社区到小区,从乡镇到城市,从南方到北方,无数的散酒零售店散布在中国大地上,众多老李们主动或被动地进入这个行业,做一本“小生意”不温不火。

  但是,如果将这门生意的脉络捋一捋,会发现有意思的地方。

  “品牌专卖店我开了10多年,散酒零售去年4月才开始,当初我并不看重这门生意。”绵竹绵春贡酒业负责人金加明坦言,“散酒零售不仅有效化解了基酒库存,还缓解了企业现金流压力。”绵春贡酒业是一家经营了30多年的中小酒企,目前每年大概有4000-5000吨的产量。“以前,大部分包装酒都通过超市和酒类专卖店来零售。”而今,尝到散酒销售甜头后,金加明已经组建起有数百个点位的散酒销售网络,遍布四川县乡两级市场,今年打算往重庆、湖南、河南、山东等市场发展。

  “中国有地级城市300多个,县级城市近3000个,乡级行政区超过4万个,而在县乡两级,散酒销售市场不可低估。”在业内人士章宇看来,“基本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一个成本与利润基本恒定的业务,要做大做强就需要进行规模化扩张。这门生意也有‘暴富’的可能,只是条件很苛刻。”

  不卖面粉卖面包 一轮“资本+品牌”的大变局

  “2020年,我们‘不卖面粉要卖面包’,要在全国布局400家‘高洲原酒’连锁门店!”近日,高洲酒业副总经理杨易成向记者确认了这项计划,这家被誉为“中国原酒大王”的本土酒企,终于下决心走出四川,走向全国,喊出的口号是“开启中国白酒理性消费的新时代”。

  这不是心血来潮的举动,而是源于一场筹谋已久的扩张。2015年国庆期间,高洲酒业在成都试水零售连锁“高洲原酒”,老李正是高洲最早的合作伙伴。“4年来的经营实践告诉我们——定位于中高端,满足消费者日常自饮的产品,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杨易成最大的信心来源于品质,高洲酒业被誉为“中国原酒大王”,每年产量达到10万吨左右,以量而论仅次于年销售规模超过百亿的那几家一线名酒。长期以来,其合作客户遍及全国,包括众多全国名酒企业,被业内称为“名酒背后的巨人”。今年大举入局散酒连锁零售,正是背靠产能和品质优势,“在成都都能活下去,相信在全国市场会更有生命力!”对此,杨易成信心满满。

  目前,“高洲原酒”连锁已在成都开设有近20家门店,在宜宾开店数量近40家;在湖北已开出近100家门店;在广东则开出60家……杨易成透露,2020年的目标是在四川布局200家门店,省外开店200家,湖北、河南、山东、江苏、内蒙古、广东都将是重点区域。

  太阳底下无新事。发源于宜宾的安宁烧酒,可以说是酒业界最早布局连锁化经营的酒企。其第一家专卖店诞生于1994年,2001年开始建立连锁体系,目前在全国已经拥有超过1500家专卖店。而今,在行业调整进入更深阶段,容易转型升级的方面都已经做完之后,原酒产业似乎迎来了好消息,更多资本也在关注散酒连锁市场……四川有众多中小酒企,在行业粗放型发展阶段,依靠原酒外销、贴牌代工等模式获得了初步成长。近年随着行业调整,这样的发展模式已渐渐难以为继,面对终端市场,打造自身品牌,建立散酒连锁销售渠道,或许有望迎来“第二春”。

  “我们要打造产区主导的品牌,散酒零售网络要像‘浙温眼镜行’一样深入全国。”不久前,绵竹产区酒业发展负责人拿到了“绵竹精酿”这个品牌,计划在散酒零售这个细分市场大展拳脚。为原酒产业的转型升级破冰开路,散酒零售这门小生意能承载这样的使命么?

  掘金200亿市场 一个宏大愿景之下的冷思考

  “竞争激烈的散酒连锁销售赛道,冲入了一名破局者!”对于高洲酒业布局散酒连锁新战略,业界的评价担心和期望同在。

  从产品能力上看,有“中国原酒大王”之称的宜宾高洲酒业,要实现从为白酒企业提供“面粉”,到向消费者直供“面包”的转型,应该说非常有优势,也有助于提升整个行业的品牌度和信任度。但是,能否顺利从熟悉的原酒大单销售模式转向社区零售的细水长流,则面临巨大的考验。

  “中国白酒市场一年有6000多亿元的规模,其中散酒零售规模仅200亿元左右。”有业内人士指出,总量不算大,但是相比品牌酒,其竞争相对缓和,但是短板也非常明显——

  品牌缺失,产品档次不高,散酒一直徘徊在白酒低端市场。没有一个叫得响、立得起的品牌,虽然高庙白酒、安宁烧酒等品牌已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要提升品牌美誉度,还需要花很多功夫,做大量的投入。”章宇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散酒市场有了一些升级的趋势,单价5元、10元的产品逐渐被淘汰,但零售价依然聚集在20、30、50、80元这几个价位段,再往上走有比较大的消费抗性,不容易上量。而且“小散乱”等特征较为突出,食品安全、产品标准、管理制度等均不如成品酒市场规范,发生影响全行业发展的质量“黑天鹅”事件的几率较大,导致大规模投入风险偏高。

  “这个市场亟须资本和品牌的赋能。”老李这几年来经营散酒的最大感触是“孤掌难鸣”。在他看来,这门生意要做大做强,需要从上而下的资源和品牌支持。对于新年愿景,他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做成量贩式卖场,引入不同品牌的原酒,按照不同的功能和定位,营业面积、产品体系、物流仓储都需要细细琢磨……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从粗放型的跑马圈地,到建立品牌连锁,再到精细化运营,散酒零售这门小生意是“一飞冲天”,还是“一地鸡毛”,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