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府新区  >  城市聚焦
新场古镇 在“最后的川西坝子”里赶场
2018-07-27 15:26 来源:四川日报

  新与古,在这里交汇碰撞

  □唐子晴本报记者吴梦琳吴亚飞

  “穿镇清波古镇新场第一,江分数堰水乡四川无双。”这句话,形容的正是位于成都平原西部、西岭雪山脚下、出阝江河畔的大邑县新场古镇。

  始建于东汉时期,兴起于明朝嘉靖年间,因雪山之水润泽而生的新场古镇,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客商云集的商贸重镇,至今仍保存着约20万平方米清代、民国时期的川西民居建筑,是四川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西蜀水乡古镇,被誉为“最后的川西坝子”,2008年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同时,这里保留下了传统川西生活味道和独有情调。

  随着乡村振兴的推进,大邑与多家企业签署协议,将以“电影小镇”为核心,通过文创产业孵化+特色主题旅游,为新场注入新的活力。新与古,在这里交汇碰撞。

  雪山之水润泽千年小镇

  始建于东汉时期的新场古镇,因发源于西岭雪山的出阝江之水而生。充沛清澈的雪山之水,滋养出一个丰饶的小镇。

  7月18日,记者走进新场古镇,小镇沿 江而建,从上游引来的江水穿镇而过,四处水流潺潺。“这几天雨水多,河水有些浑浊,平日里可是十分清澈透亮的。”一位正在河边悠闲踱步的当地人告诉记者。

  据史料记载,新场古镇最初始建于东汉时期,在明清时期尤为兴旺。新场在明清时期名为思安寨,后改名清源市,民国时期称新新乡,沿用至新中国成立。后因建制撤销,更名为新场镇。

  从高空俯瞰,新场古镇呈一个船形。镇里70岁老人吴平清告诉记者,过去的新场镇原本呈一个扇形,因此也叫“扇子场”。后来一场洪水淹没了场镇,人们四处寻找地方重建家园,选来选去,不是地势太低,就是坡坎太高,最后便在原址重建了这个船形场镇,而且在镇头和镇尾,修建了两座字库,正如船桅一般。“说来也怪,从那之后,新场便再没有发生过很大的水灾了。”

  站在永安廊桥上,出阝江江面宽阔,江水滔滔奔流不息。天气炎热,河风吹来,凉意习习。不少当地老人,坐在桥上乘凉,舒适自得。桥头处,还有一群学生在老师带领下,正在写生。

  “天气晴朗时,从这里便可清晰地眺望到西岭雪山。”吴平清告诉记者,新场处于山区到坝区的过渡地段,上游江水还十分湍急,到了这里就宽阔平坦了。河水滋养了这里的良田沃土,物产丰饶。“镇子里水系也很发达,河水清亮,有些人不吃井水,就吃河里的水。”过去,当地还有一个习俗,在每年春节大年初一一大早,就要去河里挑水回家,俗称为“抢财”,寓意把财带回家。

  上世纪20年代,文人陈凤鸣到新场办学,为新场撰联:“清气接雾山,霞蔚云蒸,人文焕发;源头来出阝水,地灵人杰,明哲挺生。”岁月流淌,近百年过去,这句对联,依然是如今新场古镇的写照。

  民居展现川西建筑美学

  新场古镇至今仍保存着约20万平方米清末民国初期的典型川西民居,因此也被誉为“最后的川西坝子”。其中不少重点文化遗存,体现着当年建筑工艺的高超和建筑美学。

  古镇核心区街道布局主要包括上正街、下正街、太平街等主要街道,为“二纵、二横”“七街六巷”的井字形格局。漫步在古镇,主街道两侧民居建筑,开口窄但进深长,比一般乡镇房子更为高大,大多为镇楼形式,下方是商铺,上方为居储。街道也比一般古镇宽,几条主要街道上,两辆汽车并行都绰绰有余。

  在新场,还保留着包括刘成勋故居、李氏古宅、广东会馆等多个重点文化遗存。

  其中,当地乡绅李怀芬于1921年兴建的李氏古宅,堪称建筑艺术精品。整栋古宅占地3000余平方米,聘请了当时的名工巧匠进行设计修建,前后历时4年多才完成。

  古宅为砖木结构,有两向正街铺面4间,侧面香市街铺面7间。建筑十分华丽,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将川西民居风格结合了徽派雕镂技艺和西洋的弧形拱顶等建筑艺术。

  记者进入屋内,只见屋檐、横梁等地方,雕绘有二十四孝图、花鸟图、码头风光,等等。房屋的木窗上,都有十分精致的雕花,且各有不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对房屋进行修缮时,修复工人们感慨,这样精湛的工艺,如今少有人能达到了。“据传,当时修筑房屋的泥工中,许多学徒光是捏泥巴都要学3年才能出师,可见当时工匠对古建筑精雕细刻要求很高。”

  水多,自然桥多。其中,有一座很特别的桥——九洞桥。别的桥都是跨河而建,这座桥却是顺河而建。如今人们走进古镇,看到的九洞桥虽是后来重新修建,但基本复原了古桥的样子,桥边,绿水清波,水车咿呀。

  古往今来集市仍未散场

  在“最后的川西坝子”,留下来的除了建筑,还有生活的闲适。随着时代变迁,小镇虽不复往日繁荣,但其集市文化却一直保留下来。

  吴平清祖祖辈辈都在新场居住。他记得,小时候,出阝江是一条十分热闹的水路通道,山上的人们把砍伐的木头垒放在筏子上,沿着出阝江河水漂流而下,运送出去。同时,也把下游一些生活物资,通过出阝江运到上游山区。作为山区与坝区重要交界地,数百年来,新场形成了繁茂的集市,每年的木材、煤炭、茶叶、大米和杂粮等吞吐量都十分庞大。

  随着社会发展,陆路运输兴起,水路运输渐渐消失,小镇虽不复往日繁荣,但新场集市却一直保留下来。如今逢每月的2、4、7、10日,附近的群众都会挑着箩筐、背着背篓来这里赶集。“只要是赶集天,新场镇就热闹得很。”吴平清说。

  如今的新场集市,还形成了茶市场、禽市场、竹编市场等几个不同主题小市场,仍然保留着传统的叫卖方式。“跨过 出阝江,对面几公里,就是邛崃的茶园,所以每逢赶集的时候,茶市场特别热闹。”吴平清说,还有竹篾市场,当地人手巧得很,竹编技艺代代相传,背篼、竹篓、菜篮、锅盖……好多东西都编来卖。

  与集市一同流传下来的,还有老街美食。而最出名的,当属血旺。

  根据当地老人回忆,在清朝年间,新场就开始设铺卖猪血旺,还专门邀请了一位当时丰都县的血旺大师马赢全来传艺指点,形成了独特的选旺、制旺工艺。由于血旺价格便宜,且麻辣鲜香,很受来往船工们的喜爱。虽然船工们渐渐消失了,但血旺却是愈加兴旺,如今新场镇上,不仅家家户户都会制作血旺,还诞生了好几家名店,一到节假日,慕名而来的吃客众多。

  其中,位于下正街的老店“汪血旺”,其招牌菜肥肠血旺美名远扬。店铺依然使用泥巴烧制的土灶,灶口已被熏得漆黑。灶上放着一口大铁锅,主厨汪师娘,动作十分麻利,一手用米汤烫猪血,一手滚水焯肥肠,几分钟后起锅,浇上红油,撒上葱花和炒酥的黄豆,肥肠软糯,猪血嫩滑,鲜辣辣、香喷喷,回味无穷。“食物,体现着一种独有的情调。”专程赶来品尝血旺的游客陈里如是说。

  打造升级版电影小镇

  随着乡村振兴推进,当地确定引入文创力量,通过打造中国“电影小镇”,文创产业孵化+特色主题旅游,重新打造一个升级版小镇。

  2008年,大邑县正式启动新场古镇的保护开发工作。同年12月,新场古镇因古建筑被破格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上、下正街也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目前,新场基本形成了古镇风貌与田园风光和谐统一的旅游度假地,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目前年接待游客量约为180万人次。

  与一些过度商业开发的小镇不同,在这里,原住民达到70%以上,保留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味道。编织竹篾的老人、坐在板凳上写作业的小孩、躺在路边晒太阳的猫、冒着烟火的炉灶……这个充满市井味道的小镇,历史文化气息浓厚,孕育出了独特的人文情怀。最近几年,吸引了一些剧组到这里取景拍摄。

  近几年,也有不少企业瞄准新场的独特资源,开发乡村民宿、旅游综合体验等。新场镇党委书记杜川介绍,今年,新场已确定了将充分利用古镇自然和人文资源,进一步融入文化创意,打造中国“电影小镇”。

  据了解,7月上旬,大邑县已与多家企业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中国“电影小镇”、天府时光国际休闲度假区、新场国际音乐村、邑朵影视体验城等6个大型项目,计划总投资将达到160余亿元。

  其中,在“电影小镇”打造方面,将新建电影博物馆,展陈几十万件国内外电影收藏品。同时,在古镇外,将建设一个外景拍摄基地以及相关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来自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等专家团队已进场开展工作,预计今年将完成相关编制和设计工作。”杜川介绍,镇里也专门成立了工作小组,对全镇文化遗存等完成了再次梳理。

  吴平清对此充满着期待。在新场土生土长的他,见证了古镇第一次开发带来的变化,也期待着第二次蝶变。

  原标题:新场古镇 在“最后的川西坝子”里赶场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