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府新区  >  城市聚焦
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
2018-05-24 15:16 来源:成都商报

  “盈利的15%”

  草莓音乐节解析

  5月19日,成都草莓音乐节在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开唱。

  在诸多音乐节中,创办于2009年的草莓音乐节是其中颇具影响力的品牌,也是其创办公司摩登天空最具价值的业务之一。2018年,除了上周末(5月19日~20日)在成都和西安两个城市同时开唱的分会场以外,已在杭州、北京、上海完成了3场音乐节。

  近十年的发展,使得草莓音乐节被称为“最受赞助商青睐的音乐节”,同时,运营能力也在经受考验。

  迅速成为“盈利的15%”

  草莓音乐节是国内最早进行商业化运作的音乐节。摩登天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一直在考虑在成都举办‘超级草莓音乐节’,阵容和规模都将更大。”据了解,在此之前,“超级草莓音乐节”只在北京和上海举办过。

  在业内,草莓音乐节被称为“最受赞助商青睐的音乐节”。开办的第一场,就由各类商业赞助筹集了所需资金。到现在,从赞助商处获得的收入依然能够占到总营收的30%左右。

  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草莓音乐节现场发现,园区内设有地产、啤酒、时尚等多个领域八大品牌的展位。在“集市区”也有多家互联网企业入驻,开设了吸引观众的互动环节。

  在摩登天空总经理沈黎晖的估计中,盈利的音乐节不足15%。但对于草莓音乐节而言,商业运作的成功使其早早步入了这“15%”的行列。

  据了解,草莓音乐节在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到2013年的第五届,三天入场总人数达24万人次,票房收入近2000万元,最终利润400多万。除了市场,摩登天空也备受资本的关注。

  早在2011年1月,摩登天空就获得了天堂硅谷近1000万元的投资。2014年5月,又获得中国文化产业基金1亿的A轮融资。2015年年底,完成与复娱文化1.3亿元现金B轮融资。2016年10月,又完成了君联资本投资的C轮融资。

  运营和内容也有槽点

  比起音乐节本身,似乎一则“音乐节后112人翻越地铁出口闸机逃票”的新闻更受到网友热议。草莓音乐节在运营和内容等方面也被部分网友吐槽。

  记者在成都草莓音乐节现场发现,厕所门口随时排满了长队,且味道难闻。观众所站的草地是一个大“泥塘”,手机信号弱,延迟几个小时才能收到信息。

  草地音乐联合创始人陈芋宇告诉记者,面对大规模的音乐节前期筹备、实际开展及举办后的所有工作,对国内整体行业而言,组织者的专业能力都是不足的。

  草莓音乐节的“玩法”也越来越丰富。观众除了在草地上野餐、玩棋牌等,甚至园区内设置了四川特色的麻将区。摩登天空旗下艺人臧鸿飞在出场表演时,也花了一半时间用于脱口秀表演。

  有网友认可这些新“玩法”,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娱乐形式越来越多样,草莓音乐节的内容反而更匮乏了。“去草莓音乐节已经不是纯粹为了音乐,草莓现在更像一个大PARTY,什么都有。”现场的音乐爱好者告诉记者。

  上述业内人士也认为,“不可否认草莓是商业运作最成功的音乐节之一。但在资源越来越多,多品牌联名的同时,音乐反而被弱化了,长此下去,乐迷是不会买账的。”

  “不盈利的”扎堆上?

  音乐节背后玄机

  随着夏季的来临,也到了音乐节扎堆的季节。草莓音乐节、迷笛音乐节、热波音乐节、天漠音乐节、咪豆音乐节……一时间,音乐节和啤酒、小龙虾、世界杯等“IP”一样,刷爆了年轻人的朋友圈。

  据了解,2017年国内市场共有音乐节269场,这个数字是十年前的10多倍。音乐节为何扎堆出现?眼下的音乐节又如何盈利?对此,成都商报记者进行了市场调研与多方采访。

  数量激增,但同质化严重

  2000年,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创办了国内第一个原创音乐节“迷笛音乐节”。17年间,“音乐节”形式的现场音乐已在国内遍地开花。据道略音乐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现场音乐报告》显示,2016年音乐节演出票房达4.83亿元,全年共举办202场。到2017年,这一数据再次被刷新,据小鹿角智库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音乐节已达269场。

  现场音乐从业者李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国内偏大型的音乐节大致分三类:草莓音乐节为代表的专业化连锁音乐节;峨眉山花海音乐节为代表的城市景区音乐节;成都汽车音乐节为代表的产品音乐节。“国内音乐节绝对还有上升空间,这跟年轻人将音乐节逐渐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休闲方式有关。”李扬同时认为,数量上升也带来了音乐节质量下降、同质化严重等问题。

  “热闹的生意”盈利却较难

  “赚钱的音乐节还不到15%”。早在2012年,摩登天空总经理沈黎晖就这样估计。

  其中亏损的代表,是2012年的大爱音乐节。据多家媒体报道,这台音乐节邀请了崔健、郑钧、陈冠希、韩庚、范晓萱、苏打绿、罗大佑等大咖,赚足了眼球。然而,大爱音乐节不仅没有满载而归,反而亏得一塌糊涂,甚至发不出工作人员的工资。大爱音乐节首席执行官陈述称,因为前期仓促的宣传和后期票房销售遭遇黄牛等问题,大爱音乐节亏损了4000万元以上。

  经过6年市场的酝酿,据了解,除了已成熟的连锁化音乐节以外,赚钱的仍然是少数。音乐节这个“热闹的生意”却在盈利上存在很多困难。但“赔钱赚吆喝”的事情,为何吸引了如此多主办方扎堆加入?这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经济逻辑?

  春游音乐节给出的答案是“喜爱”。但对大多数商业性质的音乐节而言,主办方看重的更多是人气。“音乐节这三个字就是一种吸引人的噱头,不管是哪一类型的音乐节,先做招牌再考虑盈利,这是很多主办方的逻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赔钱”依然扎堆上

  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

  成都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门票收入外,广告赞助、衍生品已成为重要收入板块。在2018成都草莓音乐节的现场,记者发现近二十个品牌在园区里设有摊位,且设有自己的官方站点,现场售卖唱片、帽子、鞋等周边物品。

  微影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5音乐节的那些事儿》研报显示,票房收入占国内音乐节总收入的60%~65%,赞助和衍生品分别占30%和5%~10%。

  音乐节带来的隐性影响也值得关注。《2016年1~8月音乐节现状及发展趋势综述》显示,由事业单位举办的音乐节占20%,由传媒公司和风景区举办的也占到20%。音乐节已成了地方GDP、推广旅游资源的“新名片”。

  张北草原音乐节、山东即墨的古城音乐节、峨眉山佛光花海音乐节等,都在于吸引大量人群,带动当地旅游等产业发展,提高城市知名度。“吸引了几万人到现场,还愁他们不消费吗?”李扬称。成都商报实习记者 俞瑶

  原标题: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

[编辑:李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