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天府新区  >  城市聚焦
引进战略投资 四川凉山打造稀土产业链
http://www.newssc.org】 【2012-05-29 16:16】 【来源:四川新闻网城市频道综合】
延伸阅读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川滇交界处,幅员面积6万余平方公里。这里由于有着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被誉为“中国的乌拉尔”,我国第二大稀土矿就蕴藏在这里。
  凉山州稀土资源主要分布冕宁县和德昌县,而冕宁县稀土资源丰富,仅已探明矿石量稀土氧化物就有约200多万吨,主要分布在牦牛坪、三岔河、木洛、羊房沟和马则壳等地。同时,牦牛坪稀土矿区开采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因此最具有代表性。
  但过去的30年,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之下,牦牛坪稀土矿区也像中国其它稀土矿区一样,一时间大量不正规企业孕育而生,偷挖、抢挖、超挖超过了环境所能承担的负荷,因此这些年凉山州稀土整治工作难度之大难以想象。
  治理遗留污染
  凉山彝族自治州自古以来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四季如春。享有“不是昆明,胜似昆明”的美誉。古人曾用“松风水月”来描绘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的风光,即泸山的松、安宁河的风、邛海的水、西昌的月。有诗云:“松涛声,海涛声声声相应,天上月,水中月月月齐明。”
  由于海拔、气温、日照、经纬度等条件好,加之大气中悬浮物质少,空气透明度高,每逢晴朗夜晚,皓月当空,穹宇如洗,如遇望日,月如银盘,分外皎洁。
  但是在离首府西昌2小时车程的牦牛坪矿区却是另外一个样子。一进入曾给被乱采乱挖过的牦牛坪矿区,记者看到道路两边堆放着高高的“黄土”,道路被重型矿车压得崎岖不平,路边的野草上沾满了这种“黄土”,山风吹过,尘土夹杂着“黄土”就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这些都是开采稀土时产生的尾砂。”一看到记者疑惑的眼神,冕宁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马上给记者解释道,“眼前绵延了近两公里的尾砂带都是当时开采矿山后淤积到这条河流中的,现在都挖出来了”。
  顺着这位负责人手指方向看去,山谷中还有挖掘机正在工作,不停清理着淤积的河道。
  “这些是整个矿区30年来稀土开采遗留下来的废弃物。”他表示,牦牛坪稀土矿区的开采始于上世纪80年代,由于之前众多稀土企业在牦牛坪矿区的无序开采,原本是一条村里用于灌溉农作物的河流,而如今河道已经被堵塞。凉山州委州政府和冕宁县委县政府动用了大量的财力正逐步清理这条河流。
  然而,稀土无序和过度开采所造成的环境破坏还远远不止这些:有些地方稀土开采大多采用异地池浸、堆浸的落后工艺,就是把山上的稀土搬到有化学药剂的池子中浸泡,这个被称为“搬山运动”的开采方法,把当初一座座草木茂盛的大山,变得寸草不生,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此外,无序、过度的开采,还造成水土流失,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频频发生。
  引进战略投资
  “整治这些环境破坏的资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四川凉山州副州长唐浩表示。他指着记者眼前的这条河表示,就这条河的治理就动用了7000多万元,其中,中央给了5000多万元,地方配套2000多万元。
  凉山州治理稀土尾砂污染只是综合治理稀土污染工作中的一项。随后,他们还要疏通河道、恢复植被,以及进行防止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的边坡治理,而如此庞大的环境治理工程,需要的资金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同时,在冕宁县牦牛坪矿区全面停产整顿前,近三公里的范围内的滥采乱挖,造成了资源浪费、水土流失、植被破坏、生态环境恶化,安全和地质灾害存在着严重的隐患。另外,少数不法人员还打击报复参与稀土资源整合的工作人员。
  面对严峻的环境和资金以及打击报复压力,凉山州、冕宁县两级党委政府决定,从2007年4月开始,对冕宁牦牛坪稀土矿区采选企业进行全面停产整合和彻底整治,同时向全国发布《关于开发牦牛坪稀土资源企业准入条件的通告》,以公开、公平、公正的招标方式向国内寻求大型国有骨干企业作为牦牛坪稀土矿山整合主体。
  通过竞争性谈判,江铜集团于2008年6月签订了《牦牛坪稀土采矿权转让成交确认书》,并于8月在冕宁注册设立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随即投入到牦牛坪矿山的治理之中。
  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胜义表示,公司成立后首先委托专业机构对牦牛坪矿区进行全面地质灾害评估,查清地质灾害和环保隐患。
  据悉,此次评估已查明造成矿区地质灾害隐患主要为泥石流、滑坡、崩塌,共有地质灾害23处,其中泥石流11条,滑坡、崩塌12处,地质灾害危害较大。遗留的地质环境问题还有采坑13处,容积1040万平方米;矿渣堆26处,堆渣体积1840万平方米。部分弃渣边坡失稳,已演变为泥石流,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和环境污染。
  接着,四川江铜稀土有限责任公司实施了开展边坡治理,防止矿区地质灾害的发生、实施截排水工程、全力配合冕宁县实施安宁河环境整治、启动牦牛坪矿区生态环境恢复治理等工程,共计6.8亿元。
  “可喜的是,这条河流的治理应该在今年年底就竣工了。”唐浩欣喜地告诉记者。
  延伸产业链
  牦牛坪——这座带着浓郁康藏色彩的凉山州最大稀土矿区,最高峰时期矿区有企业100余户,普遍存在“规模小、分布散、链条短”的问题。
  “稀土产业发展处于起始阶段,企业科技含量低,产品附加值不高。因而在开采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的污染。”唐浩表示,为此在牦牛坪地区凉山州计划组建大企业、大集团的同时,还需要延伸产业链。
  唐浩所说的延伸产业链是指根据凉山州稀土资源特点,重点打造五条产业链。一是以镨钕为基础的稀土永磁材料产业链;二是以铈的化合物为基础的抛光材料产业链;三是以稀土化合物为基础的应用产品产业链;四是以混合稀土金属为基础的镍氢动力电池产业链;五是以混合稀土金属为基础的零部件或器件产业链。
  记者看到,在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的稀土高新工业园区里,一家生产抛光粉的稀土深加工企业刚刚投产。去年以前,这家企业还在牦牛坪矿区做稀土开采,在去年的稀土企业大规模整合之后,他们开始转行做稀土产品深加工,而这个高附加值的产品,让企业看到了新的商机。
  据悉,液晶面板的抛光,手机面板的抛光,像高档的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抛光,还有光学仪器的抛光,都要用到抛光。同时,眼镜、手表,还有女性佩戴的一些饰品,水晶玻璃也需要抛光粉来抛光。
  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付自忠介绍说,以前他们做稀土开采和生产,企业之间竞争很厉害,由于互相压价,稀土精矿最低的时候只卖到2000多元1吨,企业一度陷入亏损。而现在专做抛光粉,不仅价格高,市场前景也很好。
  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副县长朱国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采1吨精矿也许卖到1万到3万元,10吨就30万元,100吨3000万元。但现在用很少的精矿,将带来更高的附加值。
  据悉,在延伸产业链上,下一步冕宁县将以发展稀土应用产品为重点,打造稀土新材料应用产业链,推进资源开发和综合利用,在此基础上带动化工、装备制造等相关下游产业发展,形成在全国具有较大影响的稀土新材料基地,预计到2015年,建成集“采、选、冶、加、研”为一体的现代稀土产业链,实现销售收入200亿元以上。
  相关报道 贾银松:保护稀土资源拒绝西方无理要求
  本报记者吴玮
  “过去,中国用全球30%的稀土资源储量支撑了全球90%的稀土市场需求,不但没有得到掌声,还受到相关国家的责难、诉讼,这是不公平的。”近日,国家稀土办公室主任贾银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针对西方国家因中国加强稀土监管而起诉中国违背WTO规定做出回应。
  贾银松指出,西方国家对我国稀土政策提出诉讼的目的是让中国继续向他们提供廉价的稀土矿产品。这种把环境污染和破坏留给中国,把资源留给自己的资源获取手段是不可持续的。
  美国东部时间3月13日中午,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一项针对中国限制稀土出口的贸易诉讼,欧盟和日本将一起上诉。当天,欧盟委员会宣布,将联合美国、日本就中国限制出口包括稀土、钨、钼等在内的17种原材料向WTO提出诉讼。由此,中国的稀土贸易政策引起广泛关注。
  其实,中国并非要限制稀土出口,而是要使贸易和环境协调发展,从而使贸易更可持续。中国实行管理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减少开采中的污染;二是保护我们有限的资源。
  “但令人遗憾的是,西方国家指责我们以保护环境为借口,来操纵稀土价格。”贾银松遗憾的表示。
  “美国是‘全球第二’的稀土资源大国,仅次于中国。但美国为保护这些资源以及本国生态环境,于1998年将其最大的稀土矿芒廷帕斯矿封存”。贾银松不解地指出,为啥中国治理因稀土开采造成的环境破坏就会被当做“借口”。
  众所周知,稀土虽好,但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废渣、废水、废气给全球环境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仅江西赣州因稀土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矿山环境治理费用就高达380亿元,还不包括当地分离企业的污染治理费用。
  同样作为稀土重要产地的四川冕宁牦牛坪稀土矿,其因乱采乱挖而造成的稀土治理费用也大的惊人。四川江铜稀土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胜义表示:“自2008年获得牦牛坪稀土矿区开采权以来,公司已投资近7亿元对矿区原有企业无序开采造成的地质灾害和安全隐患进行整治。”
  换言之,中国限制稀土出口,事实上就是限制开采,而从根本上尽可能地保护好全球环境。就此意义而言,包括美国、日本、欧盟等在内的国家或者地区,不但不应起诉中国,而应该感激中国。
  据记者了解,在赣州,过去是用草酸直接掀开植被开采,现在是用原地浸矿法,即向山体表皮下的矿层注入大量硫酸氨,再把吸附稀土离子置换出来,1吨氧化物的开采要注入7~8吨的硫酸氨,而这些有毒的溶液会长期残留地下,严重威胁了地水。

 江铜集团

相关新闻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编辑:符超]频道精选